巴列卡诺对莱万特
沈陽裝修公司【免費報價】,沈陽裝修公司哪家好,沈陽裝修公司排名,沈陽福爾裝飾
沈陽福爾裝飾裝修
沈陽家裝沈陽工裝
當前位置:主頁 > 裝修學堂 > 裝修動態 >

清朝人如何裝修書房:講究顏色協調又要有變化

所屬分類:裝修動態 作者:福爾裝飾 時間:2018-03-07 瀏覽量:55

  書房里既要講究顏色協調,又要有變化。

  有一棟豪宅不如有一間好書房,知識才是人類最好的裝潢,這一點是大多數人的共識。而作為儲藏知識的書房,也需要裝潢,一來有利于書本的保存;二來也有利于讀書人的觀感,營造一個好的讀書環境。讀書一世,既需要內容,也需要形式。

  我們來看看清朝戲劇家李漁的《閑情偶寄》是怎樣營造書房的,應該有所收益。

  疏朗:墻壁不宜貼掛太多書畫

  書房畢竟是一個空間,必須講究墻壁、柱子、門窗的裝飾。李漁開頭一句話就是“書房之壁,最宜瀟灑”,要怎樣才能瀟灑呢?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用油漆,“欲其瀟灑,切忌油漆”。李漁認為油漆是俗物,房間里用它是不得已而為之。門窗用油漆,是為了遮蔽風雨,廳堂柱子用油漆,是為了防止涂污。而書房之地,外人很少進去,同時又是里間,風雨一般進不去,沒有這些顧慮,就用不著油漆了。如果書房里涂了油漆,那么油漆的氣味很容易影響讀書人的體驗。

  如果不用油漆,改用什么呢?李漁認為,可以用石灰涂墻壁,好好打磨,讓墻壁顯得很光亮,光潔照人。如果不用石灰的話,就用紙糊,紙糊可以使房屋的柱子和窗戶是同一個顏色。其實,從搭配的角度而言,墻壁上用石灰,窗戶上用紙糊,顏色比較協調,不會突兀,“紙色與灰,相去不遠耳”。

  不過,李漁關于書房涂料的觀點有其時代的技術局限性,因為在現代社會,無嗅油漆可以讓房間沒有異味,不刺激人的嗅覺。當然,書房必須沒有異味的觀點是值得借鑒的。

  書房的墻壁上點綴書畫,這是必需的,然而掛貼得太繁密,則顯得俗氣,“壁間書畫自不可少,然粘貼太繁,不留余地,亦是文人俗態”。書畫本來是個好東西,適當的點綴,可以提高品位,但是如果像菜市場賣菜一樣,掛得密密麻麻,這就叫污損墻壁。

  李漁還講了一個這方面的故事。唐朝時候的僧人玄覽住在荊州的陟岵寺。畫家張璪在該寺的墻壁上畫了一棵古松,符載為這幅畫做贊,衛象為此畫寫詩,都是藝術精品,一時被稱為“三絕”,沒想到玄覽一點情懷都沒有,用石灰把這“三絕”全涂抹得干干凈凈,大家對他這種焚琴煮鶴的行為大為不解,玄覽很淡定地回答說,這些畫呀,詩呀,不過就在污染寺廟的墻壁而已,“無事疥吾壁也”,沒事涂鴉我的墻壁干嗎。這位僧人的行為不免過分了,因為畢竟畫在墻壁上的都是真正的藝術品,然而這件事也說明,墻壁上是不能隨便掛貼涂染的。

  李漁說,近來一些寺廟的墻壁上,長幅斷箋掛得滿滿的,簡直像是交通要道上的旅店墻壁,被過往旅客涂滿題字題詩,“若近時齋壁,長箋短幅盡貼無遺,似沖繁道上之旅肆,往來過客無不留題”,針對這種情況,真的像玄覽一樣,用石灰一抹了之。

  總之,書房的墻壁上掛點書畫丹青,適當的話就蓬蓽生輝,不恰當的話,就是涂鴉了。兩種效果的對比,簡直有如泥云之遠。書房墻壁的裝飾風格,講究清淡之美,不宜氣味太濃;講究疏朗之美,不宜太密。讀書的空間,不應該口味太重。

  

  變化:貼紙要貼出哥窯的風格

  書房里既要講究顏色的協調,不要有突兀,同時也要有變化,才能統一而不板滯,協調而又靈活。李漁說,如果顏色搭配得好,人在書房,就如同在仙境,耳目一新,視聽體驗極其享受。“雖居室內,如在壺中,又一新人觀聽之事也”。所謂“壺中”,就是指仙境。

  要怎樣才能達到這個效果呢?首先要用醬色紙作底,然后把豆綠色的云母箋隨手撕裂成零星小塊,這些小塊的形狀“或方或扁,或短或長,或三角或四五角”,但是不能做成圓形隨手就貼在墻壁上,有如滿天星斗,而是要露出醬色的底部,這樣有什么效果呢?站在墻壁前一看,整個墻壁就像是從哥窯出爐的一件精美瓷器,“有如哥窯美器”。為什么貼紙貼出瓷器的效果呢?因為那些零零碎碎的云母箋貼在醬色紙上,滿墻壁都是“冰裂碎紋”,如同哥窯美瓷。而那些大塊的綠色云母箋上,可以題詩作畫,周邊點綴以星空般的花紋。看上去,這些詩畫就如同銘刻在瓷器鐘鼎上的古體文字,頗有古樸之美。

  這一節其實解決了前面所說“長箋短幅盡貼無遺,似沖繁道上之旅肆”的問題,既有點綴之美,又免去零碎之煩。

  如果從現代裝修來看,李漁這種裝修模式其實比較符合“萌”的審美觀點,既不雜亂,又不呆板,還能發揮人的藝術想象力。即使擱在現代社會也不會過時,同時也適用于兒童房間的裝修。

  這樣做的成本并不高,“問予所費幾何?不過尋常紙價之外,多一二剪合之工而已”。就是在普通的紙價之外,多一點剪貼的人工成本。花的本錢不同,多一點用心,就有了新奇和平庸的區別,“同一費錢,而有庸腐新奇之別,止在稍用心而已”。裝修當然要用心,因為,“心之官則思”,心就是用來思考的。

  巧思:書房內燈光如何避免耀眼

  糊紙的墻壁不要用木板,因為木板一旦干燥就會裂開,一裂開紙就會碎,所以最好用木格,因此屏風不用木板,要用木格,也是這個道理,“屏不用板而用木槅,即是故也”。而刷墻時一定要用棕線,如果不用棕線,則紙和糨糊之間不能黏合,顯得厚薄不均,或者太硬,或者太軟,“則紙與糊兩不相能,非厚薄不均,則剛柔太過”。

  李漁也敢大膽質疑古人和古書。例如古人在兩面墻壁之間留空隙,用以藏書,“壁間留隙地,可以代櫥”,就是將墻壁夾層當書櫥。例如,伏生為了防止秦朝燒書,就把《尚書》古籍藏在兩面墻壁當中,到漢朝的時候再流傳世間。而李漁認為,墻壁間可以儲存其他東西,但獨不能藏書,因為磚土容易潮濕生蛀蟲,那書就會朽爛了。那么,古人在墻壁里面藏書只是一個傳說嗎?“以磚土性濕,容易發潮;潮則生蠹”,“然則古人藏書于壁,殆虛語乎?”

  其實不然,這要看南北地理的區別。因為伏生藏書的地點是在北方,北方土地干燥,不易潮濕,而且風大,哪怕是潮濕的地方遇到大風,也被吹干了。因此墻壁夾層藏書的方法不適合南方,只適合北方,“東南西北,地氣不同,此法止宜于西北,不宜于東南”,具體而言,就是適用于“燕趙秦晉”一帶。

  晚上在書房看書,既需要光線,又不能太耀眼,要怎樣照明才科學呢?“我輩長夜讀書,燈光射目,最耗元神”。有人用瓦制的燈儲存燈火,因為瓦片是不透明的,遮擋得嚴嚴實實,然后留出一線縫隙,讓燈光照射在書本上,而不損害眼睛。其實,這是一種古代版的臺燈。

  李漁在這個基礎上有進一步的發明,他覺得大部分燈光被閉塞在瓦罐里其實也是浪費光明,“以有用之光置無用之地,猶之暴殄天物”,每一寸光芒都要盡其用。李漁在墻壁上開鑿一個小孔,將燈放在其他房間,這樣可以為家人做事照明,同時又通過小孔將光亮射到書房里,這樣一來,“彼行彼事,我讀我書”,用一盞燈,卻盡全家之用,“是一燈也,而備全家之用”。這樣經濟的用法,比瓦燈強多了。

  當然,這種辦法不適合高富帥和白富美,而是適用于清朝的經濟型人士,“可贈貧士”。此法在現代已經不適用了,但是盡量經濟地在書房使用照明,不要傷害視力,這種原則還是值得肯定的。

本文標題:清朝人如何裝修書房:講究顏色協調又要有變化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owgh.net/zxxt/hydt/1746.html

上一篇:房屋裝修如何提高空間利用率?   下一篇:原生態陽臺讓人回歸田園生活

相關文章:

  • 輕奢現代風格,享受精致優雅的小資生活
  • 沈陽裝修公司全案整裝 拎包入住的溫馨之家
  • 沈陽裝修公司推薦8.9萬打造98平現代中式風格裝修
  • 沈陽裝修公司推薦7.9萬打造93平新中式風格裝修設
  • 7.8萬打造82平現代中式風格裝修設計,沈陽裝修公
  • 當前位置:主頁 > 裝修學堂 > 裝修動態 >
    巴列卡诺对莱万特 35岁女人人体艺术 米兰快乐五时时彩 双色球号码 皇冠体育博彩app 快乐赛车单双大小全天计划 天天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今曰体彩22选5开奖号码 老虎机论坛大全 MG官方应用下载 pc蛋蛋客服联系方式 彩票快三规律破解 韩国28开奖结果